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非遗传人曹章玲:做好牵线木偶背后的女人

(爱国情 奋斗者)非遗传人曹章玲:做好牵线木偶背后的女人

广州6月25日电 题:非遗传人曹章玲:做好牵线木偶背后的女人

作者 李凌 景棠

木偶的生动表演取决于躲在围布下的操控者。李凌 摄

带有浓郁粤西风味的高州木偶戏,被当地人俗称为“鬼仔戏”或“鬼戏”。在高州许多上了年纪的人心目中,“鬼仔戏”是儿时久远而温馨的记忆。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是高州木偶戏的“黄金时代”,整个高州有两千多班木偶戏班,一年能演出一万多场,可谓盛极一时。

高州市木偶戏传习所所长曹章玲,便是在木偶戏盛行时入行,迄今为止从艺已有40多年了。

木偶戏表演,需要演员一手举木偶,一手牵动木偶做动作,非常辛苦。李凌 摄

牵线木偶的掌控者

据记载,高州木偶于明朝万庆年间由福建传入的布袋木偶发展而成,400多年来,一直是民间迎神赛会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之一。

“表演木偶戏比自己演戏还要辛苦。”曹章玲说,表演者不仅要学习表演的唱、念、做、打基本功,还要学习如何灵巧地操控木偶,让观众感受到木偶表演的生动逼真。

木偶戏表演,观众只能看到围布上面露出的木偶,却看不到“躲”在围布后面操控木偶的演员,尽管如此,这些“幕后工作者”们却不敢有一丝懈怠。“木偶雕刻出来就是定型的,只有通过配唱、表演、剧情等等相配合,表现出人物角色的喜怒哀乐,从而吸引、感染观众。”曹章玲说。

要练好木偶戏,托举功、手签功、台步功三大基本功一项都不能落下。台步功是每一个戏曲演员必备的技能,但是托举功和手签功却是木偶戏演员的“额外功课”。表演过程中,演员仿佛有三头六臂一般,嘴里要根据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不同角色唱出不同腔调,脚下要灵活走不同的台步,一只手举着几斤重的木偶,一只手牵动木偶做动作。由于长期举木偶,曹章玲的左手臂明显比右手臂粗。

造型、神态各异的木偶。李凌 摄

坚守“阵地”的传承者

与大多数传统戏曲一样,随着时代的变迁,在电视和网络早已大众化、文化市场消费多元化、娱乐方式爆炸化的今天,木偶戏当年那种“台下人头涌,陶醉一大方”的热闹场景已一去不复返,面临逐渐失去观众的尴尬。

演出场次少、收入低,曹章玲先后“转战”了三个剧团,前两个剧团都因为没有演出、发不出工资等原因,最终黯然解散。但曹章玲很坚定,“我觉得七十二行,行行都要有人做。”因为热爱,尽管曾经辉煌一时的木偶戏剧场已是门庭冷落,但曹章玲一直坚守着,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1992年,曹章玲所在的高州木偶剧团到北京参加全国木偶皮影汇演,演出剧目《柳毅传书》获得了包括剧目类、音乐设计、优秀表演和舞艺在内的四大奖项;此外,剧团还应邀到法国、德国等国家和港澳台等地演出,参加上海世博会、深圳文博会、广东省艺术节等,获得国内外观众的一致好评。

2006年,高州木偶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2008年,曹章玲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高州木偶戏传承人,之后,剧团也从二类演出团体提升为一类公益性事业单位,确保了演员基本工资的财政拨款。

曹章玲展示木偶戏的托举功和手签功。李凌 摄

传统技艺的创新者

演员的生存危机得到解决,却又面临失传的危险。

“演员整体年龄偏大,年轻演员太少了。”曹章玲觉得,如何让年轻人喜爱这项艺术是当务之急。

为此,曹章玲尝试创新儿童剧目,送戏下乡到高州市一小、市附一小等学校演出,《武松擒虎》、《斗鸡》、《狐假虎威》、《孙悟空大战牛魔》等使用卡通、动物形象较多的木偶来表演,受到了学校师生的欢迎。

“哪怕只有三两个学生(看了之后)印象很深,有意想来学,木偶戏就后继有人了。”曹章玲说。同时,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,曹章玲也尝试用木偶戏将粤剧和现代歌曲结合,不断创新。

曹章玲对木偶戏的市场前景还是充满信心的,她说,做了这么多年木偶戏,当然还是希望看到这项技艺能继续生生不息传承下去,她相信有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,高州木偶戏的未来仍然充满希望。(完)

上一篇:京东物流开放战略效果显著,618非京东平台业务 下一篇:没有了